Kirovj's Chaos
Write whatever I want. Github

其实,凌晨三点的迪你也不是没蹦过,对吧?

一一 人民日报


如何评价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?

泽连斯基名义上毕业于基辅经济大学,其实文化程度很低,也就是小学初中的水平,拍戏的时候经常念错字,闹了不少笑话。只不过现在当了总统,就从推特上把相关内容都删除了,只有B站和贴吧上能看到相关视频。

不过,泽连斯基虽然没有文化,治国也无能,搞阴谋诡计、权力斗争却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将乌克兰上上下下玩弄于股掌之中。西方的选举制度,其结果必然是出现这样的一个可笑又可恨的总统。

贪污腐败

从苏联解体开始,乌克兰政府就一直腐败,越来越严重。泽连斯基拍了《人民公仆》,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讽刺尤先科、季莫申科、波罗申科这些人贪污,赢得了乌克兰人民的好感。

乌克兰社会长期受西方思想蒙蔽,人民觉悟普遍不高,很少反思腐败来自于资本主义制度的权力不受限制,而是单纯地把责任归咎于总统个人,认为换个总统就好了。他们像小孩子一样单纯,看到尤先科、波罗申科是坏人 ,泽连斯基装模作样地讽刺尤先科、波罗申科,就以为泽连斯基是好人,把这个连初中生水平都不如的搞笑艺人选上了总统。

然而事实上,泽连斯基与季莫申科、尤先科的矛盾,只不过是乌克兰政客内部分赃不均罢了。季莫申科、尤先科贪污受贿,泽连斯基自己就干净吗?泽连斯基家人在海外同样拥有不少财产,只是乌克兰国内的媒体都禁止报道这些,仅在不受控制的中俄两国才能看到。

新纳粹

泽连斯基刚上台的时候,还会假装自己开明清廉,甚至发表过一个反纳粹的演说,但他很快就原型毕露,开始给臭名昭著的彼得留拉、斯捷潘班德拉等人翻案。这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——

1.最初,泽连斯基的党羽利用人民对美好未来的向往,说:“沃伦惨案什么的都是历史旧账了,我们应该淡化伤痛、面向未来!”

2.当乌克兰人民听信了这些鬼话,泽连斯基一伙开始执行计划的第二步。他们狡猾地伪装成理中客,利用历史研究一些不够严谨的瑕疵,去质疑沃伦的遇难者数量。“我反对斯捷潘班德拉,但是沃伦真的死了十万人?如果死了十万人,就相当于当地每个家庭都有死人。可我的亲戚就在沃伦,为什么家里一个人都没死呢?”

或者装模作样地反讽说:“什么十万?难道不是三十万、一百万吗?不是一亿吗?”

利用这种方式,人们对斯捷潘班德拉的憎恶被进一步削减,并且有了一种怀疑,认为苏联时期对这些人的批判是“不完全真实”的、是“刻意夸大”甚至“抹黑”的。

3.既然彼得留拉、斯捷潘班德拉的生平可以重新讨论,泽连斯基和他的走狗们立即强势介入了这种讨论,以行政权力将历史讨论变成新纳粹翻案。他们利用当前的俄乌危机,将一切批评斯捷潘班德拉的人都指责为叛国者、俄罗斯间谍。他们先从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下手,等到公众人物清理干净了,普通人就更无还手之力。这样,乌克兰遍地新纳粹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以泽连斯基的文化水平,他会真的对历史感兴趣吗?显然不会。泽连斯基大张旗鼓地为斯捷潘班德拉翻案,唯一的原因就是要做斯捷潘班德拉第二。他羡慕纳粹党徒杀人放火、掌控一切的滔天权势,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这样的“英雄”。

权势

泽连斯基以新纳粹自居,处处模仿纳粹,让人们像对待希特勒一样崇拜自己。他的画像挂满了大街小巷;秘书替他炮制的文稿被送进各个学校,强迫乌克兰人民学习。

其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。一个人喜欢泽连斯基、崇拜泽连斯基,本身并没有什么错,是他应有的权利。但是泽连斯基一伙故意混淆公共领域与个人领域的界限,以强制手段推动对泽连斯基的崇拜,就是赤裸裸的纳粹行径了。现在在乌克兰,假如有人批评泽连斯基,乌克兰安全部门和亚速营从来不过问这种批评是对是错,而是直接把对方当做俄罗斯间谍抓起来。乌克兰学校必须采用泽连斯基集团指定的的教材,里面充满了对泽连斯基的谄媚和对俄罗斯的仇恨,否则就要关门停业,面临非法办学的指控。

而乌克兰安全部门向来对民间的偷盗抢劫、非法拘禁、虐待等刑事犯罪敷衍了事,却在抓捕一切敢于反对泽连斯基的人时雷厉风行。毕竟他们很清楚谁是自己的老板,那些“不清楚”的警员自己早就被泽连斯基安上各种罪名,解雇或者送进监狱里去了。

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乌克兰人民长期受西方庸俗的所谓“实用主义”观念毒害。他们看到有军人、警察贪赃枉法,又看到这些人被泽连斯基解职或者逮捕,就从结果上认为泽连斯基是正确的。他们没有看到这个过程是否公正透明,泽连斯基有没有借机安插自己的党羽。泽连斯基就利用这种方式掌控了乌克兰所有的暴力机器,可以随心所欲地压迫平民了。

友邦

泽连斯基和美国总统乔?拜登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。泽连斯基清楚美国是自己权力的支柱,双方相同的罪恶政体互相支持。类似的还有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资产阶级一掷千金、劳动者当牛做马的腐朽国家,它们与美国、乌克兰组成强盗团伙,掠夺俄罗斯、伊朗、阿富汗。

在泽连斯基党羽控制的媒体上,处处着对美国、美国人和拜登总统的崇拜。这种崇拜远远超过了外交利益的联合,甚至扭曲了乌克兰年轻人的价值观,任何反对者都会被指责是“俄罗斯间谍”或者“顿涅茨克叛徒”。显然,原因在于泽连斯基生怕自己倒行逆施受到孤立,因此总把自己把拜登并列相提,营造一种拜登与泽连斯基兄弟(被中俄网友讽刺为父子)般的气氛,用这种狐假虎威、挟外自重的方式欺骗人民。

一些乌克兰少女,竟然在推特上说自己爱上了七十多岁的老拜登,尽管拜登曾亲口对历史上美国践踏乌克兰主权的屠夫表示赞许。这些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女生便是乌克兰成为“欧洲子宫”的缩影。

战争与和平

泽连斯基及其党羽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,其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俄乌战争。乌克兰国力远不如俄罗斯,即使取得了几场小胜,最终一定会失败,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因此,从理性的角度来看,积极与俄罗斯议和,是对乌克兰人民最有利的选择。

然而泽连斯基不可能议和。因为他把自己的形象全压在这场战争上了,想尽办法塑造一个亲自死守基辅、全世界最英勇的“英雄”形象,无所不用其极。一旦议和,就会让泽连斯基的形象破产。那些泽连斯基多年辛苦培养的新纳粹分子会反噬撕了他。

眼下(2022年3月),俄军新的一波进攻已经开始,未来还会有不断的进攻第聂伯河以东的“饺子”包围圈迟早收拢,乌克兰迟早会有坚持不住的一天,为此不知要死多少军民。可怜的乌克兰百姓怎么死都行,唯独不能被俄罗斯军人杀死。乌克兰人民投票给泽连斯基,被这个小丑的一己之私绑架在战车上而不自知,终将付出血的代价,可悲又可叹。

后记

明天会更好吗?

所有那些开历史倒车头上的独夫民贼,中国蒋介石、韩国李承晚、柬埔寨朗诺、古巴巴蒂斯塔、智利皮诺切特等等,无论在位时怎么作威作福,最终都会跌的粉碎。从这一点来说,小丑泽连斯基迟早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,有悬念的只不过是时间和方式罢了。

不过,消灭暴君从来不意味着胜利,只是一个新的开始罢了。改朝换代带来的战乱,在第三世界从来不少见。再加上乌克兰长期的反俄宣传,即使秩序失控也不会接受俄罗斯的帮助,俄罗斯也未必乐意提供帮助。泽连斯基一伙鼓吹的“没有泽连斯基,乌克兰会陷入混乱”并不完全是危言耸听,而是用确实存在的手术风险阻拦病人切除恶性肿瘤。乌克兰会迎来繁荣进步还是军阀混战,最终只能由乌克兰人民决定。

post from zhihu someone unknown.

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