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rovj's Chaos
Write whatever I want. Github

不要总想着搞个大新闻!

一一 [-] [-]


赵老师的委屈——记KFC再遇小学生

转载 文/认真的一拳 来源/虎扑
接上文,原文也被删除

赵老师这次大概是真的委屈了,我想。

上次之后,我发现这家KFC离育英小学很近,总有许多小学生来吃东西。于是我每周打牙祭的时候,也喜欢顺便偷听一下小学生大事件。想想我小时候过生日,因为没吃上KFC而哭闹,还被吊打过。而现在的小学生……唉,国家毕竟还是在进步嘛。

带着这样积极乐观的情绪,我竖起耳朵听赵老师诉说着她的委屈。

“班级这样下去还行不行了!老师说什么都没人信了!卫生室的张老头学校已经开除了,事情也查清楚了,他扇过学生耳光,拧过耳朵,可并没有摸屁股,怎么传得那么离谱呢!我三令五申不许再传播谣言,居然说我收了张老头送的大闸蟹!他算什么东西,我堂堂高级教师,教导处主任,缺他两只大闸蟹吗!” 赵老师说话一激动就屡屡点头,刘海滑下来遮住了眼睛,不时要甩一下。

“你们一个班长,两个班委,要发挥带头作用!发现有人传播谣言,要主动制止!要盯着教室后面的黑板报,只许发通告,不许乱写!班级群里不许胡说!发现屡教不听的,要及时向我汇报!”

哦,是小黄帽,双马尾和小眼镜呀,老熟人了。原来他们不是一般小学生,是重要的班干,难怪水平高,我心理平衡了一些。然而今天,他们三个像是霜打了的茄子,抿着嘴不吭声。

“说话呀!都哑巴了!”

小眼镜大概是班长,他清了清嗓子:“赵老师。我相信您对卫生室老张头事件的解释。但是,大家不相信您的通告,并不是因为这一次的事件,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。就算我们按您说的做,大家……只会连我们都不相信了吧。”

不愧是小眼镜!有胆量!搁当年的我,早就尿裤子了。双马尾抬起头看他一眼,目光中带着仰慕。小黄帽却抖了一下。

“胡说八道!”赵老师气得发颤,头发又遮住了眼。“身为班长,不去制止谣言,还助长班里的歪风邪气!班长别干了!文艺委员,你来当班长!”

双马尾冷冷地说:“我不当。我连文艺委员都不想当了。都说我是走狗。”

赵老师勃然大怒:“好……好,周末提前开家长会!你们俩的家长,会后都留下来!!”

双马尾害怕了,眼里噙着泪水,在桌下偷偷扯了扯小眼镜的袖子。 小眼镜扶了扶眼镜,正想说什么,一直低着头的小黄帽却突然开口:“赵老师,您是我们的老师,我们当然相信您。

“哼,总算还有懂事的孩子……那你来……”

小黄帽:“但是现在您说什么同学们都不信,不能全怪大家,您也有很多不对的地方!”

赵老师气得直拍桌子:“我不对?我呕心沥血,每天在办公室批改作业,监督你们上自习,抓坏学生,我容易吗!告诉你们,你们这个班,绝对是我带过最差的一个班!现在能到年级第二还不是都靠我!真是不知好歹!你说!我哪里不对了!”

小黄帽怯怯地低下头,不吭声了。这孩子啊,哪都好,就是有点胆小。双马尾似乎也这样想的,白了小黄帽一眼。

这一白眼却让小黄帽勇敢起来,如连珠炮一样说了一堆话,我差点没记住。 小黄帽:“赵老师,我们知道您为班级付出了很多,但是这并不等于您做什么都对!前两年您表弟的儿子,骑电动车载两个中学女生,在北四环醉酒飙车,大喊我爸令狐刚,结果出了车祸!当时您在班上辟谣,说那不是您表弟的儿子,甚至不许大家提奔马牌电动车和令狐刚,谁提谁罚站,结果过了两年,您又亲自开会说出车祸的确实是您表弟的儿子,您表弟在学校吃回扣,儿子当小流氓,您大义灭亲举报了令狐父子!这是事实吧!出了那样的事情,您还让同学们怎么无条件地相信您的通告呢!?

赵老师大概没想到小黄帽提起这事儿,脸上红一块,白一块:“那那……那是个别事,不能混为一谈。他们家家风有问题……两面人,当时把我也蒙蔽了,这个情况很复杂。再说都两年过去了。以后也不会再有了。”

小眼镜淡淡地说:“可是赵老师,去年校保卫科殴打学生杨雷,您先发了通告,说他没有被打,是自己身体不好才呕吐,让我们别信谣言。可是几天后您又发通告,说杨雷是因为偷窥女厕所,才被保卫科打了几拳。”

赵老师:“他确实偷看女厕所!这个事情绝对是真的!”

小眼镜:“我相信您。但既然如此,为什么要先后发两个矛盾的通告呢?还有人说,杨雷家长索要补偿,是从班费里出的,我也建议过公开账目来辟谣,可是您置之不理啊,到现在还是糊涂账。”

双马尾早就忍不住了:“赵老师!您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我走狗吗,元旦联欢会本意是让大家玩闹欢乐,可是您要求我把它办成创建文明班集体的宣传窗口,还要重点凸出感谢师恩,大家就迁怒于我,骂我是走狗,我……我……我一个女孩子……”

双马尾哭了出来。看到双马尾竟用小眼镜递给她的手帕擦眼睛。小黄帽浑身发抖,蹭地站了起来:“赵老师!黑板报本来一直有班级新闻栏,也有很多积极分子写黑板报,大家都爱看。可是您却要求黑板报必须按您的通告为准,不许私自写黑板报。我们一写,就被您擦掉,一个学期下来不知道擦了多少黑板报,积极分子连粉笔盒都被收了!同学们意见很大!”

赵老师:“黑板报影响力大,当然要严加管理!以前发现过落后同学胡写乱写,前年还有校外小流氓跑进来,写什么不要老师,读书无用,这还得了!”

小黄帽:“个别人乱写几次,您就剥夺全班写黑板报的权利吗?自从认真写黑板报的积极分子被收了粉笔,更多人趁晚上胡写乱写了!大家还拿手机把晚上偷偷写的黑板报拍下来,分享在群里,还说,快看,不看明天又要被老赵擦掉!结果您把班级群也解散了,还说以后建群必须加您做管理员,不然一发现就解散,同学们能服气吗!就算您天天占着黑板报发通告,大家能相信吗?!”

小眼镜:“赵老师,每次出现关于教职工的传闻,您都要求我们不许听,不许说,不许传。让我们必须相信教职工全部都是好人。可是后勤科最近又查实副科长在营养午餐上吃回扣——”

赵老师很不耐烦:“提他干嘛,个别人而已。学校这不都将他查实开除了吗。” 小眼镜:“问题在于,一有人议论教职工,您就不分青红皂白,擦黑板报,解散班级群,然而教职工不良传闻却一再被查实,等查实了,黑板报又只允许您发通告,别人写又要被擦除,班级群说两句还要被解散,您让同学们怎么想这些事呢?”

双马尾:“说得对!黑板报现在哪还有公信力!班级群里也是乌烟瘴气,谁都不知道该相信什么!”

小黄帽见双马尾附和小眼镜,不甘落后:“黑板报是我先提的,还是我接着说。我们现在不仅黑板报上只能发通告,元旦联欢会只能谢师恩,连班级群里都不能畅所欲言说话,这种情况下,就算您说的是真话,就算我们班干都帮着您说话,同学们也只会越来越不相信您啊!您总要我们不信谣,不传谣,可是赵老师!我们还是孩子啊!说话是我们的天性啊!连孩子都知道,只许自己写黑板,别人写了就强擦,只能让大家讨厌!”

赵老师的脸红了白,白了紫,紫了青,简直如同彩虹,终于,她——哭了。 “呜呜呜……我呕心沥血……呜呜呜……你们知不知道几十个小孩子有多难管……年级第二啊……呜呜呜……

接下来,赵老师呜呜咽咽的,说话也说不清楚,三个小学生也不说话,大概没想到把老师说哭了。只间或听见什么赵老师说“老师擦黑板报不算擦”“教育的事,你们小孩子不懂”“造谣动动嘴,辟谣跑断腿”“我把你们班带到年级第二”,等等,KFC里充满了尴尬的空气。

小眼镜:“也许我们是孩子,可我们知道,不停地擦黑板报,不许人说话,只会让人觉得您在遮掩。就算您说真话,信您的同学也会越来越少。如果您放开黑板报管理,恢复黑板报公信力……”

赵老师:“小孩懂什么!这里面很复杂的!呜呜呜……我的委屈,说了你们也不懂的!!”

赵老师哭着哭着,居然起身走了。三个小学生大概谁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。

小黄帽悻悻然地说:“我们是不是过分了……”

双马尾:“我们说的是事实。是事实,就没有什么过分不过分。”

小黄帽:“造谣动动嘴,辟谣跑断腿……其实赵老师说的也没错,我一年级时被诬陷过偷橡皮,结果我那时候一直没朋友。”

小眼镜:“这话有道理,但要看你怎么理解。毕竟真相只有一个,追求真相的道路,永远是艰辛而困难的,从来没有什么真相,能轻易获得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要努力学习,去看穿真相,去看清这世界。然而赵老师的问题在于,她总是把这句话当成自己强行擦黑板报的借口,当成自己不作为、一刀切的托辞,似乎有了这个借口,她做什么都对,甚至剥夺我们写黑板报的权利都行。”

小黄帽:“那……你们觉得赵老师是坏老师吗?”

小眼镜:“当然不。赵老师总体上是个好老师,教学很认真,也真心想让班级越来越好。而且我相信,她也不是故意要包庇她表弟和后勤科,她对卫生室老张头那事的解释也是合理的。现在被人怀疑包庇老张头,她当然是委屈的,我们要理解她。”

双马尾:“哼,还护着老师说话。手帕还给你。”小黄帽赶紧掏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:“你头发上沾了一点……”

小眼镜:“但是,赵老师也是人,她有缺点,也有自己的利益要维护。她不想要负面新闻,因为班级要评优,学校也要评优,她要评先进。她也不想过于得罪教职工,毕竟有些人有后台,有些人跟她关系好,她还要评选高级职称,要涨工资,有时候也要吃点大闸蟹嘛……之所以不能放开黑板报,不就是因为这些么。”

双马尾:“太对了,她总说这很复杂,我们小孩子不懂。哼,有什么不懂的。她没法直说,就擦我们的黑板报。可是就像你说的,连孩子都知道,这样只会适得其反”

小黄帽:“是我说的……”

双马尾一皱眉:“好好好,你厉害,是你说的行了吧!”小黄帽低下头。唉。可怜的小黄帽。这么小就有了女神。看来以后也是步行街JR。我不由得同情起他来。

这时小黄帽的手机响了——啊,最新的苹果。也许他还有希望。我又不同情他了。

小黄帽看看手机:“咱班私群发了图。有人趁老师不在,在黑板报上说,上星期借读生玩火烧伤之后,所有学习成绩较差、又不交赞助费的借读生,将会被作为低端学生,强制转学。”

双马尾:真的?可是现在都快期末考了,他们能转去哪里?因为一次玩火就这样……”

小眼镜:“不只是因为这次玩火吧。上学期就说了,本校要争当文明校园,提高生员质量,控制学生数量。还说学校上限就是2300人,各年级都有配额。那时候我就想到肯定要清退借读生了的。”

双马尾:“他们虽然成绩不太好,也不讲卫生,可是也在很努力为班级做贡献了,每次大扫除,都是脏活累活抢着干……我跳皮筋跳得不好,他们还是一直带我玩……”

小黄帽:我相信学校不会这样做的,我让他们把黑板报拍完整一点发给我。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

可是看了一会手机,他抬头说:“来不及了,黑板报又被擦掉了。”

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